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4期:

33 10 01 13 11 30 + 45

总分:143

145期在12月20日21时30分星期四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17)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18 15:08:08

后记

这篇文章写好后不久,一位经常杜博输了不少钱的老板,花了几万元经过多层人的介绍辗转找到了我。他向我咨询杜博输钱的原因。这位老板生性善良,人品很好,是我喜欢交往的那类人。我俩虽说不上一见如故,但彼此也算投缘,我很想帮他一把,给他讲了很多杜博有害的事,也讲了很多杜博诈骗方面的例子,我劝他以后不要再赌了。谈话中,我提到了我正在写一本有关杜博诈骗方面的书,他提出想看一看,我也答应拿一两篇给他看。但后来出于书稿保密的原因,第二天跟他见面时我并没有拿给他看,谈话间,他又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见他是一个可相交的人,第三天见面时我把这篇文章拿给了他看,他看完后,很诚恳地给我提出了他的见解。

其中一个问题是,双方连续两次都出第一、第二大的牛牛,千局事后还是可以看出是局中局的。另一个问题是,豪晋既然是在他的地头千我们,而我和高海表面上看又没实力,豪晋完全可以大胆的跟我们出去吃宵夜,把戏演得更像,以利于第二天再千我们,也没必要怕我们,何况侯宽和黑豹也是他们的人。再一个是,当时我们抓人的地方是侯宽的地头,我们只有九个人,侯宽不可能怕我们,对于和侯宽较量上的事,他打比喻说;“像现在你在你的地方千了我,我不是本地人,我从外地调人下来和你比拼,你会怕我吗?”言语中,包涵着外地人不可能敢到地头蛇的老窝搞事,地头蛇也不可能怕外地人,也有此事不太真实的意思。并说:“我和高海抓到的那两个人,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他们要是死硬不承认这是一个局中局,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也没办法证明这个赌局就是一个局中局。”

由于他马上就要走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向他解释,只是简单的说:“较量的东西,就看你是什么人,如果你是有胆有识的人,带人下来找我较量也未尝不可。”我知道他见我外表文弱,认为我不可能有这样的胆量在侯宽的地头搞事。我借用我对侯宽说过的话对他说:“你从我的外表看我,肯定没看清我的底细。”我又说:“我内心的刚强度,并不像我的外表那么文弱,但也不是书中写的那么刚强,你只看了一篇文章,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等以后你对我了解了,你可能就会相信我说的话是真实的了,然后我给他简单讲了一下我的经历,他听了沉默不语,也没发表什么观点,我们就匆匆分手了。

分手后,他在车上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张哥,朋友是一辈子的,我们有缘相会,我想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朋友的。”能不能跟他成为真正的朋友我不敢说,但从那一刻开始我己经把他视为朋友了。

我感谢他给我提出了这么中肯的意见,我写这篇文章时,只按我的性格把事实写出来。按我的观点去看,我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但没想到会引出这些问题。下面回应我的这位新朋友提出的问题,可能也是以后有机会读到我这本书这一篇的读者心里存在的问题。

其实软局中局之所以难防和识破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有内鬼在背后搞鬼,一般人很难想到熟人会使这种手段阴他,所以被千后不容易往千局上想。“书”本身就带有了提示性,阅读时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准备,读后,当然相对容易感觉出这是个局中局了,现实中,各种因素掺杂其中,是没那么容易看出问题的。文章是经过浓缩的,还有很多零散的东西没写上去,像高海与侯宽的关系我就没写太多上去,虽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好到死党的程度,但十几年的朋友关系也不是一般的关系,这种关系足以让被千一方不会将输钱的根源往对方设套上去想。并且,每个老千都有他的做事方法,换言之,每个老千输钱都会不相同。一般老千都是用A以下的牛牛或随意上个牛牛来做事,这样老千被设局的老千反千后,就不容易从点数上推测出被对方反千了,因为杜博时你的牌的点数虽然很大,但对方的牌的点数比你的牌的点数还大是时有发生的,很少有老千谨慎到非上黑桃A牛牛才去做事的。

另外,许多老千只被千一次就断气了,所以被千后就更难从点数和场上的情况分析出被对方反千了,因此,单从我们这个例子中,很难看出软局中局的隐敝性。

再者,老千都是很自信的,自己是搞这一行的,他认为对方是水鱼的人,眼睛也没看到对方搞鬼,他一般不会往对方出千上想。最后,软局中局真正利害的地方不是在事后的隐瞒上,它的利害之处是“你知道被千了也没有用”,因为真正的操作者不单照样跟你称兄道弟,而且你还欠他的人情,因为你输过他的本钱,我的这位新朋友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二、在江湖上混饭吃的人大体有三类,一类是以文为主以武为次,一类是以武为主以文为次,还有一类是文武兼备。这三类人中都有好有坏,豪晋属第一类坏的那一种,这种人奸诈狡猾,整天就想坏点子害人,所以也时刻提防被人设回头,这种人行事小心诡秘,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表面上看这种人有人马,实际上生死兄弟没有一个。那晚豪晋不敢随我们上车是很正常的现象,他毕竟要防着我和高海醒水,如果我和高海醒水了,他上了车就会十分被动,因为我和高海两个人完全可以在车上控制他,这时的侯宽和黑豹是不能明帮他的,否则这个局就破了。如果豪晋真的被我和高海抓住了,虽说侯宽当时不知我的底细,且是在他们的地头,他完全可以像保护那一男一女那样保护豪晋,但豪晋是我认定的主谋,我不见了四十万,我和高海有可能做出非常强烈的反应,这时如果侯宽过于保护豪晋是很容易露馅的,毕竟侯宽操作这个千局的原意是不给高海和我识破他设千局的。假如豪晋要是落在我和高海的手上,事情的走向变得过于复杂难于收科(很难处理),所以豪晋不敢跟我们上车是很正常的。另外,就算大家不上车,只走路去吃宵夜,他也不敢跟我们去,虽说这里是他的地头,但较量这东西真动起手来也就几分钟的事,对于豪晋这类以文为主,平时装牛B称大哥,实质很怕死,生性又多疑的人来说,这样的险他是不敢冒的。

三、我长期跟江湖人士打交道,江湖上的朋友也多,虽极少跟他们合作做出千千赌客以外的事,但跟他们的关系却相当好,经常听他们谈论江湖上打打杀杀的事,也常看他们内部之间的争斗,看多了,听多了,接触多了,就练就了同对方接触一下就能知道对方的胆量达到什么程度的能力,也能从对方的为人和对方身边的人的办事效率等方面看出对方的真实实力。那些为人好,讲义气,讲话诚垦谦虚,把朋友当朋友看,而不是把朋友当马仔使唤的人就有实料,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兄弟有事,他第一个冲锋陷阵为兄弟讨回公道的,那就是有料加有胆的大哥了,这类大哥也是我最敬重的江湖人士。而那些为人装牛B,又不懂尊重对方(一个连尊重对方这样最起码的礼仪都不懂的人,不可能是什么义气汉子,也不可能吸引到真正讲义气的精兵强将聚在他身边,道理很简单,“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讲义气我何必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把朋友当马仔使,兄弟有事,只会叫手下去办,自己却躲在背后指挥,身边的人办事又拖沓,这样的所谓的大哥的真正实力,肯定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强。我跟侯宽一接触,就看出他属于这一类人,也看出他是一个胆量不大的人,所以跟他较量我压根就没有怕过。至于他还没暴露时,我朋友来到后,他还敢不敢再装牛B,我就不敢肯定了,不过我基本能判断出他不敢。我的这位新朋友对我的经历不甚了解,又只看了软局中局一篇,他产生我不敢和侯宽较量的想法很正常,如果他看完整本书不知会不会改变他的看法呢?

四、有些事不是说你胆大就什么也不怕了。一个士兵可以做到在战场上不怕死,敢冲锋陷阵在最前沿,但一旦被对方抓住严刑拷打,就可能会吃不了苦头把什么都招了。在“肉在砧板上,任人怎么剁”的环境下,除非你有一股坚定的信仰,否则你是没法撑得下去的。专干坑害朋友这些缺德事的人,能有什么信仰?这种吃苦头是自己,大利却是别人拿的傻事,换回谁谁也不会做,豪晋连那两个人的生死都不管,他们有那么傻替豪晋吃苦头吗?那天我跟我的这位新朋友说:“你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事,有这种我什么也不承认,你奈何不了我什么,也无法证明我们是设局中局搞你的念头并不出奇,但一旦你真的遇上这些事了,你以后的观点可能就不是这样了。”

我的这位新朋友不是走江湖的,看问题,只是按他的思维去想事情,所以这件事他产生不同的看法很正常。有些事对我来说,可能会觉得很小儿科,要完成它一点都不难,但对他来说,可能会觉得没办法完成,反之,可能有很多事他觉得很容易办,但我却没办法去完成,毕竟我们两个人的经历是不同的。

无论怎样,他提出的问题都是我写书时没想到的,毕竟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亲历过江湖生活,我写书时应考虑到这一条才行。在此,再次感谢我的这位新朋友对我提出的诚恳意见,有了你的坦诚相告,才有了这篇后记和我和侯宽相熟后的对话(原先我没将这段对话和后记写在书里),谢谢你,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