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4期:

33 10 01 13 11 30 + 45

总分:143

145期在12月20日21时30分星期四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18)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18 15:09:31

名词解释:

过桥:指利用不知情的人去达到自己的目的,被过桥的人往往都是无辜的。

杀朝:赢完对方的钱。

二五仔:叛徒、内奸、吃里扒外的人。

危险的老板(设局与技术篇)

我有一个叫成林的线人,属于有点智慧的带局人。他以前在多家公司做过管理,我和他合作过几次,也算是比较熟的朋友了。

有一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他来电约我吃午饭说是有事商谈。

到了酒家,落座后我问成林:“有什么大事?非要大清早就给电话我,”

成林说:“我一个开服装厂的朋友,这段时间跟两个开铝材厂的老板赌牛牛,输了差不多一百万给那两个老板了,刚才打电话给我要我给他找个枪手进场去报仇。”

无论做什么,我都会先把事情了解清楚,我问成林:“你怎么认识你这个朋友的,他怎么输了这么多钱才找你呢?”

成林回答得并不是那么具体,说:“我和他是一个镇子的,以前我叫他弄点老板出来宰,他一直都不愿意,这次可能是输大了吧!”

我再问成林:“情况你都问清楚了吗?”

成林见我再问,只好说:“详情我没问,要不,我现在打通他的电话你问他,”

“你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四点左右到他那里去,让他定好见面的地点。”

下午四点多,我和成林去到他朋友的工厂。成林的朋友叫志刚,大约二十七八岁。这样的年龄,有了一家不大不小的服装厂,也算过得去了。单从外表上看,志刚给人的感觉还是蛮舒服的,很有亲和力。

大家喝了十几分钟的茶,聊了一下天,便逐渐进入了主题,谈起了场上的具体情况。

志刚说:“我们赌的是不翻倍的牛牛,下多少输赢就是多少。刚开始赌的时候,一般限注最大是五千元,但要是庄家输钱多了,就不管了,可以随意下注。”

“对方几个人?你们平时都在什么地方赌?”有时候人数和赌场的地点也是关键,这个细节我不会忽视。

“对方就两个人,赌的地方不固定,有时在办公室,有时在酒家,有时在夜总会。你放心,他们两个人跟我关系很好,只要他们有时间,随时都可以约他们出来赌。想在那里赌都行,到时进局我就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就行了。”

我笑着说:“你嘴长在你头上,你怎么说都行,但别人会不会相信呢?”

志刚拍着胸口说:“我跟他们这么熟,我带进去的人,他们怎么不相信你是我朋友呢?”

我看着他那水水的样子,忍不住就点拨他一下说:“你做事不能把你的想法套在人家的脑瓜上,可能别人带了生面孔跟你赌你不介意,但你能保证别人不介意吗?我们做事要从最坏处着想,思维要比别人超前,要把死老虎当成活老虎来打才行,不然有钱给你拿,你也不一定能拿到,弄不好被人宰了都不一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像你说的那样操作,命运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这怎么行呢?别人不怀疑我是枪手,就可能赚点钱,要是怀疑我是抢手,就连路费都亏了进去,那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志刚似乎明白了什么,询问道:“那我们怎么做才好呢?”

我轻敲着桌子:“这就要大家商量了。”

志刚听了露出了一脸疑惑,说:“我又不懂什么,怎么商量?”

成林插进来说:“商量的事很广泛的,有些事就是要你商量才行。”

我问志刚:“你能确定那两个人一定是开铝材厂的吗?”

志刚说:“这个绝对能确定,他们的公司我经常去。”

三人商量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拿出了一套方案。

志刚先去把铝材的价格打听清楚了,然后计算清楚五百五十顿的铝材需要多少建筑面积才能消耗掉………

第二天下午,志刚拿了几页有关介绍铝材方面的事的信页递给我。我看了看,里面写满了“铝材的质量标准,常用铝材,铝材是怎么生产出来的,怎样判断铝材的质量的好与差”等一大堆有关铝材资料的大标题,大标题下密密麻麻写满了,“0.8毫米以下厚度的质量一般都很差,质量好的厚度要在1.2毫米以上,氧化膜要达到10微米才达标等等解释。我笑着说:“动作好快呀!”

志刚拍了拍裤袋说:“口袋没钱了,不快都要快了。”

“这些东西那要那么详细,水鱼盯着的是多大的生意额,你跟他们又熟,又是钱到发货,他们那会问我应该是我问的”铝材的质量标准,铝材是怎么生产出来的”这么幼稚的东西,我也不可能画蛇添足去给他们讲这些东西。”

成霖笑着说:“他输疯了,还管你什么套路不套路的。”

过了两天,志刚对那两个老板说:“我在XX市有一个搞装修的朋友,是高干的儿子,老爸是副市长。他接了十几栋市政府的员工楼搞装修,大约需要五百五十吨的铝材,他叫我给他找一间资质好点的厂家打探一下行情,你们接不接这单生意啊?是老友我才益你们哦。”

经商的都对生意求之不得,送上门来的生意哪有不接之理?何况是一笔近千万的生意。那两个老板一听忙说:“接!接!怎么不接,你不要介绍你朋友到别的厂家去买,介绍他到我们这里买,生意做成了,我们少不了你的一份功劳。”

志刚故意问了一下每吨铝材的价格和质量的事,然后当着那两个老板的面打通了我的电话,大声说:“扬总,你交代我的事,我打听好了,每吨铝材的价钱在一万八千元左右,厚度薄一点的就是一万六千元一吨,质量各方面我都打听清楚了,没问题。铝材厂的老板叫你有时间上来面谈,价格应该还可以商量一下。不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趟呢?”

为了让那两个老板也听到,我把声量提高:“我现在在南京出差,要过两天才能回到XX(市名),回去后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大约要四五天后才有时间。到时再看看具体情况,反正我回去后办完事情就上去你那里。”

为什么要拖上几天才上去呢?主要是为了暗示我很忙,有很多生意要打理。另外就是防范于未然,大多数骗子行骗都很着急,这边一谈,人第二天就出现了,欲速则不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