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4期:

33 10 01 13 11 30 + 45

总分:143

145期在12月20日21时30分星期四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19)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19 21:20:03

第五天中午,我打电话给志刚:“你给个电话那俩个老板。就说我想明天下午到他们那里面谈,问一下他们明天有没有时间,如果有,就确定下来。如果没有,就让他们确定一个时间,然后让他们等你的电话,就说问一下我有没有时间,过十分钟左右再给个电话他们,就说我有时间。”

过了几分钟,志刚回电话告诉我:“那两个老板说,他们明天有时间,你明天上来吧!”

第二天中午,我和成林吃完午饭,就一个人出发了,这样的纯局,是不能进太多生面孔的。为了一击即中,我这次向朋友借了台崭新的奔驰320。

下午四点左右我来到了水鱼设厂的城市,我打电话给志刚说:“我已经到了你们这个城市了,现在过去哪里会面?”我知道志刚和那两个老板正在一起。志刚给了我一间酒店的地址,说他们在酒店等我。

我开车赶到酒店。见志刚和那两个老板站在酒店门口,我把车停好后走过去,和志刚握了一下手。志刚对那两个老板说:“这位是我的朋友,扬老板。”接着又分别指了一下那两个老板说:“这位是陈老板,这位是严老板。”我依次和他们两人握了一下手,问了声好。

姓陈的那位老板大约四十八九岁左右,身高一米七五米左右,身体略胖,典型的生意人模样。姓严的那位老板年龄不相上下,略高,略瘦,长相就比较普通。我看了陈、严俩人一眼,就知道他们是正宗的水鱼了,多年磨炼出来的火眼金睛,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陈老板很热情地笑着对我说:“扬老板,欢迎你,路上辛苦了。”

“没什么,让你们久等了,不好意思。”

严老板说:“扬老板,辛苦了,房间已经订好了,我们上房间谈吧。”

我装着想对他们的工厂和产品质量了解一番的样子,说:“不如先到你们工厂看一下吧。”

严老板说:“扬老板,你路上辛苦了,还是先上房间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过去看也不迟。”

“路上不辛苦,上房间也是坐,还是现在过去看看吧!”

见我有点坚持,陈老板转过脸对严老板说:“既然扬老板想现在过去工厂看看,那我们就带扬老板过去看看吧!”

到了工厂,一看,那工厂规模很大,厂房门口外的空地上堆满了铝材,还有几辆货车在装着铝材,感觉这间工厂生意不错。看来这两个老板有的是货(钱)。

陈老板向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扬老板,我们先去看一下生产车间。”

我点点头:“正好,我也想看看你们的生产车间。”

两位老板一边带着我在车间参观,一边不停的讲解生产流程等情况,由配料、熔练、铸造、挤压、上色到质量监控等都讲了个透。他们讲的那些我也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时不时点一下头表示清楚了。那场面现在我都觉得搞笑,与电视上大官视察企业,企业领导在旁边讲解一样。

其实,我是跟他们谈铝材买卖的,生产这部分跟我没什么关系,陈、严俩老板带我去看生产,无非是为了向我证明他们的产品生产是很规范,很严格的,质量是过关,可信赖的。这可能也是这个行业的行规,第一次合作做生意的客户,都带去车间转转,是不是这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看完了生产流程,陈、严两位老板带我走出厂房。我走到一堆铝材旁摸了一下铝材问陈、严两人:“陈老板、严老板这种货多少钱一吨呢?”

陈老板说:“这种是一万八千元一吨,厚度是1.2毫米的。”我故意对着铝材又摸了摸,瞧了瞧。

然后又走到另外一堆铝材旁,又摸了一下问:“陈老板,这个是多少钱一吨?”

陈老板说:“这个是一万六千元一吨。这种货是零点八毫米的,质量相对差一点,我不敢推荐给您,也不瞒您,是什么品质的货我就说是什么品质。我们做生意的,讲的就是‘信誉’两字。”

我向他竖起了大拇指:“陈老板你说得对,做生意就是要这样,如果不把产品的质量讲清楚给客人知道,客人买回去用了被别人投诉,生意以后就没得做了。”

陈老板说:“扬老板,你放心,你跟我们做生意,绝对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

我东瞧西看了一下后,转回到第一堆铝材旁,指着那堆铝材问陈、严俩老板,“我们是第一次合作,合作愉快了,以后就是长期客户了,这种货价格能不能优惠点?”

陈老板想了一下说:“扬老板,这个价是我们卖给所有客户的价,考虑到我们是第一次合作,而且你要的量也比较多,就每吨优惠你三百元吧,每吨一万七千七百元出货给你。并且保证质量不会打折。”

“我跟志刚做朋友有十年了,他介绍的客户,我当然放心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找其他厂家找你们的缘故。”我套近乎道。

为了演戏演得更像一点,我又问道:“每吨一万七千七百元的价格是你们送到我那里的价格,还是我派车自己来拉的价格呢?”

陈老板说:“扬老板,不好意思,是你自己派车来拉的价格。”

我对陈、严两人说:“陈老板、严老板,首先,我多谢你们第一次合作就给予我关照,不过,我承包装修的房子还要两个月左右才开始竣工,现在拿货,一我没有地方放货,二现在拿货也会积压我的资金,所以我要等两个月左右,房子基本竣工了才来拿货,今天主要是过来考察一下你们公司,作一下前期的准备。”

陈老板这时肯定是求财心切的,但却表露出很理解的样子说:“扬老板,没问题的,你什么时候要货,我们就什么时候给你供货。”

听着陈老板以退为进的话,我能感觉出他在生意场上的功力,我说:“不过,到时我要货两个月内就要齐五百五十吨货,不知你们到时有没有这个供货能力?毕竟你们还要向其他的客户供货,不要到时出现我两个月要五百五十吨的货,你们只能供应三四百吨货的情况,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找别的厂家了。”

陈、严两位老板一听,忙回答说:“扬老板,你尽管放心好了,两个月内我们绝对能供应得起五百五十吨给你。”

我开玩笑似地说:“到时候,可别为了赶货而忘了质量呀!”

陈、严两人拍着心口,说:“扬老板,这一条你一百个放心好了。”

做戏要做到足,我又说:“陈老板、严老板,我两个月后才来拿货,只怕到时价格有变动,你们是以签合同时的价格为标准向我供货呢?还是以出货时的价格为标准向我供货呢?”

陈老板说:“这段时间铝材的价格比较稳定,估计两个月后价格变动不大,如果以合同为标准双方都面临风险,要是以出货价为标准到时同样也面临高低的问题。”

我说:“这个我明白,我只是问一下你们的意思而已。”

严老板说:“反证时间也不长,价格变动不大,以那个价格为标准,扬老板你说吧!”

我听了,突然感觉自己言多惹出了风险,因为铝材的成本和价格的走向我不清楚,再说这方面的生意我也不懂,话越多,可能会弄出越多的麻烦来。按理说生意人都是唯利是图的,两个月后成本除非没变动,如果有变动应该是相对走高的,否则严老扳不会这样说话的。因为成本走低的话,当然是以签合同时的价格对他们有利了,但严老板的言语中并没有以签合同时的价格为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