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4期:

33 10 01 13 11 30 + 45

总分:143

145期在12月20日21时30分星期四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20)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21 12:45:36

我当然不能流露出初涉商场的样子了,我对陈、严俩老板说:“我们还是以出货时的价格为准吧!”

陈老板说:“扬老板没问题,就按你说的以出货时的价格为准,两个月后不管价格如何,都以出货价为标准,给你每吨优惠三百元。”

我装着十分高兴的样子说:“陈老板,严老板,多谢了,多谢了。”

价格之类的差不多谈妥了,陈老板说:“扬老板,我们公司你看了一下,感觉如何?”

于是,我借机把他们的公司大吹大擂了一番:“公司很不错,我虽然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但能看出你们公司的管理是很有水平的,生产也很规范,跟你们做生意算是找对商户了。”

陈、严俩人听了,乐滋滋地说:“扬老板,你过奖了,过奖了。”

我继续擦鞋道:“眼见为实,是好就是好嘛,不好我也不会说好的。”

陈老板说:“扬老板,“你如果有合作的意向,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咱们签个合同。”

“你们的公司我考查过了,我回去公司后,把情况给另一个股东汇报一下,以你们公司的实力,他应该会同意这笔生意的,如果没什么意外的情况,过些时间我上来和你们签个合同。”我回应道。

陈老板满怀期待地说:“扬老板,那就请你在你朋友面前替我们公司美言几句了。”

“这笔生意主要是靠你们公司的实力去争取,你们是志刚的朋友我从旁为你们打点一下也是应该的,放心吧!我会尽力促使这笔生意成功的。”

陈、严俩人听了,微弯着腰笑着连说:“扬老板,多谢了,多谢了。”

陈老板的确是生意场上的好手,客气话过后又转回了生意上,说:“扬老板,你需要的货数量大,我们要提前给你备一点货才行。如果生意确定了,到时我们要收取你一点订金。”

我忙接口说:“在商言商,那是应该的,到时签完合同,我会叫财务把订金打到你们公司的帐上的,不知订金你们要收多少呢?”

严老板开口说:“扬老板,咱们第一次合作,你也是志刚的好朋友,我们意思一下就行了,到时收你二十万,你看行吗?”说完,又给我讲了一通,什么我要货的时候,也有很多客户需要货,为确保不担误我的货源,他们要在我准备拿货的前一个月,就要开始有计划地给我备一点货等之类的话,无非是从旁解释他们收取我订金的理由,同时也暗示我,他们已经给了我面子,少收了我的订金。

双方又谈了一下发货、付货的方式,第一次先付两百吨的货款,等货快用完了,再付两百吨的货款,这两百吨又快用完了,再付最后一百五十吨的货款。每次付款均为拿这批货的前十天,这些口头上的协议,把陈、严俩个老板弄得满脸欣喜。

晚上,陈、严两位老板在我下榻的酒店,设宴款待我。

我设局又不是一两次,那一刻我就知道:吃定他们了。

席间大家频频干杯,祝合作成功,合作愉快。陈、严两位老板看到近一千万的生意从天而降,兴高采烈,喜悦溢于言表,热情得不得了。我看着他们对我殷勤的样子,心里有股酸酸的味道:那餐饭包酒水在内花费了他们四千多元。

吃完饭,陈、严俩老板又硬拉着我去夜总会看演出,看来他们已被一千万的大生意冲昏了头。在夜总会里,陈老板为每人找了一位陪酒小姐,在酒精的作用下,彼此的感情拉近得特别快。

大家尽兴玩到一点多才回到我的房间。陈老板说:“扬老板,你今天辛苦了,晚上又喝了不少酒,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笑着说:“我没事,我是怕大嫂她们牵挂你们,这么晚了,我就不拦你们了,免得你们回去给大嫂问话。”

陈老板转过身,拍拍志刚的肩膀说:“你今晚留下来代我们招呼一下扬老板吧!”

志刚一口答应:“行呀!招呼朋友本是我的职责。”

陈老板又对我说:“扬老板,我明天有点事要去重庆,后天中午回来,严老板明天白天有点事要办,他要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才能过来陪你,请你多多原谅。”

我摆摆手:“你们做生意要紧,明天你们忙你们的事,我明天起床就回去了,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处理。”

陈老板说:“扬老板,你就在这里住几天吧!我后天回来带你好好玩一下,品尝品尝一下我们这里的美食。”

严老板说:“我们公司是跟酒店月结的,扬老板,你在这间酒店的一切消费都不用付费,消费后拿出房间钥匙跟服务员说一声,费用挂在这间房的账单上就行了,扬老板,你就在这里玩两天嘛,明天下午四五点钟我过来陪你吃晚饭。”

我对陈、严俩人说:“陈老板、严老板多谢你们这次的盛情款待,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明天一定要走,公司事情太多了。”

陈、严两人见挽留不住我,就说:“扬老板,既然你公司有事情等你回去处理,我们就不留你了,有时间多过来玩玩,祝你明天一路顺风,平安到达!”

“陈老板、严老板,我回去把事情落实了,迟一点上来跟你们签合同。”

陈严俩老板走后,志刚说:“既然在这里消费不用花钱,何不在这里玩上两天再走。”

我敲了敲他脑袋,说:“你开动脑筋想一下好不好,什么事都不做,只在这里睡觉像老板吗?就是要做到忙忙碌碌好像公司有很多事要处理的样子,别人才会相信我是做生意的。就是去茅坑睡,也不能在这里睡。”

志刚不解的问:“为什么不能快点搞他们呢,要等那么久呢?”

我笑着撩他说:“想学东西吗?拜了师我就告诉你。”

他马上叫了声:“师傅!”

我转过头,逗他一下,说:“你没点正经的,谁教你。”

他说:“那要怎么拜你,你才肯给我讲?”

“最起码你要给我倒杯酒,双手递给我,口中叫师傅喝酒。”

志刚听了,兴冲冲地跑去房间的吧台,开了一瓶小人头马XO倒在茶杯里,走到我面前双手把酒递给我说:“师傅,请喝酒。”

我接过酒,喝了一口,开他玩笑说:“嗯,这样才像个好徒弟的样子,这样才值得教你两度散手。”

我给他解析道:“预留两个月的时间,就是预防第一次我们设他们,他们不上钩,迟一点我们再重新设他们。如果我说十天八天就要货,万一十天八天钓不了他们,而我又不可能真的向他们拿货,生意做不成了,要钓他们就难了。有两个月时间就不同了,十天后我们钓他们一次,如果成功就最好,万一不成功,二十天后再钓他们,如果再不成功,三十天后再钓他一次。两个月时间可以钓他们四五次,你还怕钓不到他们的鱼吗?时间充足,我们可以长一点时间才钓他们一次,这样他们就不容易怀疑我们设计他们了。如果时间太短,我们就要一两天钓他们一次,过于频繁见面,而又没有太多的正事谈,别人很容易怀疑我们对他们有企图。”

我顿了一顿,继续说:“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要彻底的消除他们对我的疑心。这种疑心他们不一定有,但我也做好了这个准备,一般疑心大的人,也包括陈、严两人在內的想法肯定是这样的,你今天带来见面的人如果是老千,应该会叫他们杜博,就算今天不叫赌,这两三天内都会找机会跟他们赌。而我就是短时间内不跟他们赌,也不提杜博这两个字。这样,过几天他们的提防心就会消失。还有,他们如果对你带来与他们见面的人有怀疑,就一定会想,只要你跟他们杜博,肯定会带上那个人来赌。不可能你身边有老千都不带上他去赌。针对他们这种心理,过几天你去跟他们赌两场。他们不见我去赌,就会消除我是老千的可能性的怀疑。我露脸后你去赌的这两场钱都是你一个人去赌,他们怎么会想到我是老千呢?世界上哪有老千见人杜博不出动的,而且是几个人赌的好局。赌这两场,每场你输五万之内算公数,也就是说万一你两场都输了五万,共十万,假如到时我进局做事赢了两百万,先给你扣出十万,剩下的一百九十万三个人分。这两场如果赢就是你的。”

志刚说:“要是我输了十万,你又做不下他们,那输掉的十万怎么算?”

“三个人平摊,我和成林两人给回六万七千元你。” 我又对志刚说:“你就放心睡你的觉把!对方进不进我设的局,我一清二楚。技术上我能不能搞定他们,只要他们跟我聊一下天,我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别说陈、严两人,就是比他们精明十倍的人,要对付他们在技术上都没有问题。这个局我们能不能吃掉他们最关键的是布局。局,布到现在,就算我们以后什么功夫都不再做,只要他们赌钱你带我去,我敢保证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他们不会怀疑我是老千,最多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怀疑我是枪手。我上面的安排说得难听点,可以说是画蛇添足,那只不过是我做事的一种风格。从陈、严俩人的谈话、接待,以及谈生意的兴奋度上看,他们会对我的身份有一点怀疑吗?你就准备好两个大麻布袋准备装钱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