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4期:

33 10 01 13 11 30 + 45

总分:143

145期在12月20日21时30分星期四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21)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22 21:54:51

志刚听了,又搞笑的斟了一杯酒递给我说:“真是受益匪浅,多谢师父指点。”

我笑了笑,看着他说:“才给你讲了一点皮毛,你就受益匪浅了,以后有机会再传点厉害的给你。”

“师傅,毙了这两个水鱼后你收我做徒弟吧!我学了技术后,改天慢慢割这两个水鱼,也让他们尝尝输钱的味道是什么味的,你要多少学费才肯收我做徒弟你说嘛。”

我开玩笑说:“你这小子,这么快就想吃独食了,你,一对师傅不敬,二品行不好,你给五十万学费我也不教你。”

“师傅,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肯不肯收人家做徒弟嘛。”

“你等我做开了这两个水鱼再说吧!我做不掉他们,你去拜那两个水鱼做师傅吧!”

志刚摆开四肢成大字形躺在床上,很享受地说:“吃、喝、玩、乐不要钱,真他妈的舒服。”

我笑着说:“就这四星级酒店就好享受了,五星级酒店白吃白睡的戏都不知演了多少百回了,真是少见多怪!”

志刚说:“这附近就这间酒店最高级了。”

我笑着调侃他说:“以后要多点去杜博,不然怎么会有机会像陈老板、严老板这样招呼像我这样的生意伙伴呢。”

志刚听了,哈哈大笑。

过了十五天,我和志刚、成林三人坐下来,把计划又仔细地理了一下之后,打电话给陈老板说:“陈老板,我明天打算上去你们那里把合同签了,你们明天有时间吗?”

陈老板听到我要上去他那里签合同,很期待地说:“扬老板,明天我有时间的,你明天什么时间到达我那里呢?”

“我明天早上回公司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就上去,大约中午十二点左右到你那里。”

“扬老板,那明天中午大家一起吃午饭。”

“好的,好的,我们明天中午见。”

选择在中午十二点到达陈、严那里,是我经过精心策划的。因为我做事需要一个饭局,我只要中午十二点左右到达上面,这个饭局就会自然形成。你有听说过刚好吃午饭的时候,生意伙伴上来签合同,对方不设宴款待的吗?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志刚打电话给陈老板说:“陈老板,扬老板刚打电话给我说他明天上来我们这里,他有给电话你了吗?”

陈老板说:“刚才扬老板已经给电话我了,他说明天中午上来签合同,明天中午你过来陪扬老板一起吃午饭吧。”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左右我就到了那家酒家的附近静候着他们了,等到中午十二点,我打电话给陈老板说:“陈老板,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塞车,可能要一点钟左右才能到你那里,这样吧!你们先吃饭不用等我了,我去到后随便吃一点就行了。”

陈老板说:“扬老板没关系,我们等您到了再吃。”

他们能提前吃吗?要知道我是上来签近一千万合同的客户呀!这时这场戏才算真正拉开了序幕。

志刚等陈老板打完电话后,对陈、严俩人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扬老板才到,咱们小小赌一下斗牛,谁赢谁买这餐饭钱。”

他们三人平时就经常赌,陈、严两人一听马上就附和了。

这时,我在静候处把钱一千元、两千元、四千元、六千元、八千元的分开来,我需要讯速的出枪,如果我数钱数半天,陈、严在我还没下注前就不赌了,那今天的功夫就白费了。毕竟在场上,我不能总是不停地催他们赌呀!如果在他们还没开口喊停前我下注了,再怎么也要赌完这手牌,只要能下了场,赌局就会继续下去,这一条我坚信无疑。

大约一点十分,我进入那间酒家,找到包房,推门进去笑着对陈、严俩人说:“陈老板、严老板对不起,路上塞车,让你们久等了。”

陈老板说:“没关系,我们在打牌等你。”

志刚开玩笑说:“我们小小赌一下,谁赢谁买单。”

这时严老板正准备发牌,我迅速拿出一千元向志刚那份牌一撂,也用开玩笑的口气说:“我看有没有机会买这餐饭钱。”

志刚起身说:“你们玩一下,我去点菜。”

我趁机坐了下去,志刚对我说:“这手牌赢了钱,给我收下。”说完就去点菜了。

第一把牌,严老板牛5,我牛7,我盖牌故意输了。要确保赌局继续下去,这手牌我是不能赢的,否则赌局就有散伙的风险,因为我赚了他们的便宜,他们喊停是不存在什么问题的。反之,他们赢了我,他们就不好开口喊停了,因为现在并没有饭吃,赚了便宜即刻抽身会显得十分小气,加之他们面对的是生意伙伴,所以严老板赢了我一手牌就抽身的可能性为零,只要第一手牌对方不喊停,赌局就会自然进行下去,因为杜博极少有只赌几手牌就散伙的。我收牌的时候用机械手(一种换牌千术)上了一张牌,第二把牌我下回一千元,这手牌我出手杀了严老板。第三把牌我说:“加个宝赌一手看看能不能赢个加宝钱,”说着,我连本带利将二千元押了下去,这一把我故意输了。第四把牌我买回二千元出手赢了严老板。第五把牌我边跟陈、严俩人聊天边说:“再加个宝看看中不中。”

陈、严两人讨好地说:“刚才加宝不中,这次肯定中。”

这手牌我故意输了出去,严老板边收我的钱,边对我说:“扬老板,不好意思,我又赢了你的加宝。”

我笑着说:“没事,玩牌输赢很正常。”

第六手牌我下回四千元出手做事赢了严老板,我很轻松的说:“连加了两次宝都没中,再试一次看看能不能中。”说着连本带利把八千元押了下去。

严老板看到我出手越来越大,说:“扬老板,娱乐一下就不下那么大了吧。”

我继续笑着说:“八千元,很小的了。”这时我需要在场上营造轻松的气氛,在这种气氛中把注码迅速地抬大,只有注码大才能在短时间内把他们拖住。另外,我要给他们一个经济实力雄厚的印象,下个八千一万是小意思,三五万很正常,只有把大钱当成小钱看,对方不知我的底细,双方又正在做着生意,对方可能会碍于面子或不好意思在生意伙伴面前显得寒酸,从而接受我的下注,何况他们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赢钱。只要对方稍一心软,只需二、三十分钟,就能把对方拖住,那时角色对换,他比我还急,非赌不可了。

赌钱这东西就这么奇怪,不管你多有钱,只要输了几万或十几万,就肯定想博回来才收手,杜博、杜博,其中的“博”字就是这个意思。我不敢说百分之一百的人都是这样,但起码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这样的。

那边厢,志刚点菜故意慢吞吞地点,不是点蒸的就是点炸的,尽是些需要比较长时间才能做出来的菜。

半个多小时菜上来了,严老板已经陷进去了,心里只想着翻本,眼晴都没往桌上的饭菜瞧上一眼。我能根据赌徒的语言、眼神、举止分析出赌徒的心态,我知道姓严的输到这个程度,任何劝阻对他来说都是多余的了。

又赌了四手牌后,我故意说:“菜差不多上齐了,陈老板、严老板咱们先吃饭吧!改天有时间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