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4期:

33 10 01 13 11 30 + 45

总分:143

145期在12月20日21时30分星期四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24)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29 23:18:56

后面的文章,我打算利用随后的一手牌把这手输掉的牌赢回来,然后采取赢两手输一手的策略,赢多他们两手牌,把陈、严俩人再吊紧一点,然后把两赢一输,过渡到三赢两输赌一段时间,再收紧到两赢一输赌下去。在后面,我只需把赢两手输一手的程序不停变换就行了,如赢两手输一手,输一手赢两手,赢一手输一手赢一手,输两手赢四手等等。注码的运用和把握出千的最佳时机是我最拿手的绝招,陈、严俩人想从这些变化无常的输赢上,嗅出我是老千是不可能的。

笫九手牌,我边洗牌边观察陈、严俩人,陈老板下了五万,严老板还是下四万。我重新评估了一下,感觉这手牌放生他们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陈、严俩人一直没看留意时间,突然喊停应该是不可能的了,特别是在牌运转旺的时候。这手牌我给自己发了个没牛的牌,给严老板发了个牛1,陈老板是牛7,志刚是牛5。严老板看完牌摇了一下头把牌放在桌上,嘴里说道:“又输了。”

我把牌丢在桌上苦笑着说:“严老板不要灰心,你牛1都赢了我。”

严老板高兴地说:“我以为牛1没戏了呢?想不到还能赢。”

志刚说:“这很难说的,有时拿了牛牛也不一定能赢,有时没牛都能赢对方。”

陈老板对严老板说:“牌运有点象是转旺了哦。”

赌完了这手牌,陈、严俩人既没看时间,也没提收兵的事,志刚当然更不会提了,我也没吭声说不赌,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着。又赌了三十分钟左右,我见陈、严俩人完全陷了进去,故意对陈、严俩人说:“陈老板,严老板,今天就赌到这里吧!改天有时间咱们再赌。”

陈、严俩人听了,连忙说:“扬老板,再赌一下,再赌一下。”

我说:“陈老板,严老板,时间已经超过很多了,刚才我见赢了你们的钱,所以到了时间不好意思说不赌,想给机会你们赢回一点,可你们的牌不争气,咱们还是改天再玩吧。”

陈、严俩人哪听得进我说的话,死皮赖脸地说:“扬老板,再赌一下,再赌一下吧!”

我装着关心他们的样子说:“你们今天的运气赌不过我,再赌下去我怕你们输得更多,还是有时间再赌吧!改天说不定你们运气会好点。”这话到了陈、严俩人的耳朵里,我估计他们认为我说这话的意思,无非是怕赢到的钱,又输回去给他们,想找借口开溜而已。

陈、严俩人听了我的话,焦急了起来,一个劲地说:“输就输,没关系的,再赌一下吧!”我装着有点不太情愿的样子,洗起了牌,心想:你们那么大方,输就输?你们骗三岁小孩去吧,既然你们那么大方要送多点钱给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重新开赌后,四人不时到餐桌扒上几口饭菜,赌了近三个小时。我千了陈、严两人一笔很大的数目。他们输了一大笔钱给我,心里很不爽,可又不好在我面前表露。

我安慰他们说:“陈老板,严老板今天真的不好意思赢了你们的钱,改天玩你们再赢回去,杜博有输有赢,下次玩你们的赢率肯定比我大。”

陈老板强装大度的样子说:“没事,杜博不是赢就是输,既然赌了就预到会输。”严老板也强装欢颜的说:“杜博不是你输就是我们输,输了也没办法。”

夜长梦多,我不想在输钱的问题上多纠缠一分钟,转口说:“陈老板、严老板我们谈谈生意吧!”有钱赚,比我的安慰灵多了,没谈几句,陈、严俩人的脸上就洋溢满了欢乐。

什么时候才提他们给钱的事最合适我心里有数,双方签好合同后皆大欢喜,几人边喝茶边聊天准备磨到吃晚饭的时候吃大餐祝贺合作成功,我抓住我是以高干儿子的身份出现的特点,把话题慢慢转到了政界上,我对陈、严俩人说:“你们市的发展很快,发展比周边的城市好很多。”

陈老板说:“我们这里的私人企业多,专业市场也多,发展是比很多地方快很多。”

我说:“一个地方发展快不快领导也是很主要的,胆量小的这个地方发展就肯定慢,胆量大的这个地方发展肯定就快。”

严老板说:“那当然了,有能力没胆量当然不行了,丝丝缩缩(意为前怕虎后怕狼的意思)的人能做什么大怪(事)。”

我说:“你们市的X市长和我老爸的关系很好,我跟他的关系也不错,我感觉X市长还是很有能力和魄力的。”

陈、严俩人一听来了精神,陈老板说:“扬老板,你跟X市长很熟呀!”

我说:“还可以,他跟我老爸的关系特别好。”

他们听了一脸羡慕,陈老板说:“扬老板,能不能方便的时候给我们引荐一下X市长。”

我给他们每人递了一支烟说:“可以,可以,以后我找机会给你们引荐一下。”吹牛皮的事情不用成本,我就继续说开了,“你们市法院的X院长和公安局X局长与我老爸的关系都很好,我跟他们的关系也很好,以后有机会我也给你们引荐一下吧!现在这个世界,认识多点有料的官场上的人,做什么事才能四通八达。”

陈、严两人听了更高兴了,一扫输钱的不快,满心欢喜地说:“当然了,当然了,多谢!多谢!”我望着他俩的傻样,自己心里都觉得好笑,也明白了媒体不时报导的某某农民、某某妇女冒充高干亲属行骗为何缕缕得手的原因了。

我想过了,我所住的城市是特大城市,特大城市的副市长与中等城市的正市长套上亲密关系应该是合常理的。这些官员的官场简历报纸上都登栽过,早被我背得滚瓜烂熟了。同时我也从本地朋友那里打听得清清楚楚,陈、严两个水鱼被我X院长在哪里做了几年什么官,然后调来他们这里做了多久院长,X局长在他们这里做了几年什么官,然后再升任什么官再当上局长的,X市长在某市做了几年副书记,再调到他们这里任市长的满口糊言,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打铁要趁热,我把握住陈、严俩人这会儿心情当好的时机,装模作样地提出要会计把订金汇给他们。陈老板说:“扬老板,反正我们还歉着你的钱,订金就不用了,我们还钱给你的时候,少给你二十万就行了。”

我说:“那倒不必要,生意上的钱归生意上的钱,赌钱的钱又是另外一回事,先汇给你们吧!”

严老板说:“扬老板,不用了,反正我们都要还钱给你的,你划过来,我们又要划过去,还要麻烦,我们少给你二十万一样的。”说完,他们商量了一下对我说:“扬老板,明天我们先给一半钱你,剩下的一半,下个星期一给你,你看行吗?”

我说:“没关系,我又不等这些钱开锅吃饭,剩下的一半钱,下个星期一给没关系的。”陈、严俩人中了我的毒太深,听了我的话,反而说起了对不起的话来,陈老板对我解释说:“扬老板啊,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我们公司正扩大产能,投入了不少钱,有一些老客户又欠着我们很多钱没还。不过扬老板你一百个放心,下个星期一我和严老板一定把欠你的钱给你还清的。”

看得出,陈、严俩人在生意场上是有诚信的,人品也不错,可惜撞到的是个赝品老板,生意不单没做成,还不见了一大笔钱。我瞧着他们两个一副的诚恳样,知道这笔钱已经吃定了。

本来我是打算先汇二十万订金给他们的,使他们感觉我是一个言出必行、做事认真、讲诚信的人,无形中给他们一点压力,让他们知道跟我打交道也须认真点,这样,他们还我的赌数就勤快很多。

不过,我走这一步棋也是经过了细致的评估的。首先,他们在赌局上没有抓到我一点证据,他们不给赌数我,我就可以找借口不跟他们做生意要回这笔钱,生意做不成是他们挑起的,他们敢不退回订金给我吗?其次,较量上的事,他们玩不过我,这也决定了我这笔钱,他们是吞不下的。哪知他们被我忽悠得晕了头,连这二十万订金也省了。他们哪知道被他们扣做订金的二十万,是我一早设定的赢钱额度外的钱,这流失的所谓二十万订金,根本就没有刺痛到我。

收完钱后的一个多月,我对他们说,有几栋楼已经俊工了,需要先行装修,向他们要了一批铝材,拉回去后亏本很多卖给了我一个开装修公司的朋友,算是报答他对我的帮助。我上去做事时印的名片,上面的公司名称、地址、固话都是他公司的。我先把情况跟他说清楚后,让他如果有人来电话询问,就说我和他一起开这家公司的。

但第一天我并没有把名片送给陈、严两人。那晚和他们吃完晚饭,他们递名片给我时,我故意摸了一下口袋说名片放在车上了,等一下吃完饭我再去车上拿给他们。后来吃完饭直接去了夜总会,玩完后又回到了我的房间,这段时间我也没提名片的事,他们可能也忘了,一直也没问我要。陈、严俩人走后不久,我拿出他们的名片分别给他们拨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说了一通感谢他们款待的话,这样我的电话号码就显示在他们的手机上了,算是给了我的电话号码他们了,名片有没有也就不重要了。

当时我的计划是尽量在签订合同前把陈、严俩人搞定,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朋友的公司地址,但后来觉得要入好局,千完陈、严俩后他俩又乖乖地给钱我,还是要签一份合同才行,这样不给名片的功夫也就白做了。

铝材拉回去十多天后,我打电话给陈老板说:“陈老板你们的铝材达不到我的要求呀,我现在装修的是市政府的员工楼,质量要求很严。”

陈老板觉得有点惊讶,说:“扬老板,我给你的货是质量最好的了。”

我说:“对不起了,陈老板,市政府的人投诉,不敢不听呀!可能是有人跟我爸有意见,故意在背后桶我刀子,如果我硬用你们的铝材,事情会闹得很大的,陈老板,这次算我对不起你们了,我们生意不成情义在,以后我接到不是政府机关的楼来装修,咱们再合作吧!以后有的是合作的机会,那二十万订金你看着办吧!”陈老板听了也没办法,语气有点不快地说:“好吧!以后有机会再合作,订金的事,我跟严老板商量一下再回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