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143期:

05 37 33 36 30 10 + 22

总分:173

144期在12月18日21时30分星期二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25)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12-01 21:08:06

为了消除可能存在的瑕疵,后来我和成林、志刚商量,取得了他们的同意后,我跟几个开装修公司的朋友说:“反正你们都需要铝材的,以后我给你们供货吧!每吨比你们向别人的进货价低三百元。”

朋友一听,心神领会:“你的货,总是比别人便宜,有多少你就尽管拿过来,越多越好。”一个月后,我向陈、严俩人又陆续进起了货。

就这样,他们稀里糊涂被我吃了一个局。

清除的方法有多种多样,如:换个新地方赌,而不把新地址告诉这一两个钉子,也可以在老千准备做事时,派人请他们出去玩。玩什么呢?当然是男人喜欢玩的东西了。或者把他们拉过来一起干等等,只要把这一两个醒水的赌客处理掉了,这个局也就吃定了。

如果场子里有大鱼,即使场上所有的赌客都是水鱼,他们也不会叫老千上场做事。那他们为什么在有大鱼又没有醒人的场子上也不叫老千做事呢?原因就是战果难以达到老千的期望。

首先是风险大,场上有十几个赌的赌客,就肯定还有几个钓鱼的,另外还会有七八个旁眼的。这样东拼西凑加起来,场上会有三十人左右,人多口杂,旁观者清,老千赢了钱就有可能被人看出问题,就算没人看出问题,赌客七嘴八舌地议论老千,老千也很容易被他们议出问题来。

其次是,老千很难赢到大鱼的大钱,一个身家有几百万或过千万的人,他在一个下注小则三两百,大则三四千,中则一千几百的场子里赌钱,他不可能赌得很大。做什么事都要讲究氛围,没有一定的氛围,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另外,场上现金太少也是一个因素。一个只有十万八万元的场子,十万八万分散在十几个人的手上,每个人也就几千元。这些赌客本来就资金少,又是赌运气,下起注码来自然有点畏首畏尾不会很大,场面始终不够火爆,很难撩起大鱼赌大钱的欲望。同时场上会有一些多舌的人,见大鱼牌运黑,也会劝阻他暂停一下或下小一点注码避一下风头之类的话,这些话也有可能把大鱼的赌兴冲淡。

如果是大鱼坐庄,场上的赌客只是三五百或一两千的赌,偶尔才有人下个三四千,老千的投注额与其他的赌客差别不大,赌注在场子上不显眼,赢钱基本上是没太大问题的,但这样做事由于注码不大,老千赢钱不会很多,达不到一场崩掉大鱼的目的。要是老千试图赢大钱,一万两万几万地下注赌,他的注码与别的赌客相差太大,在场上会显得十分突兀,肯定会吸引大部分赌客和旁眼的目光,老千在这样的环境下,要赢大鱼的钱,想赢得天衣无缝十分困难。但不下大注赌,又赢不到什么钱。

如果老千坐庄,满场子的人都是三五百或者一两千的赌,偶尔才有人下个三四千,大鱼不可能自己一个人一两万、三五万的下注赌。另外场子上的小赌客,充其量每人只能输个一万几千的,大鱼也不可能撞个头去输个几十万几百万。再者这些小赌客身上没有多少钱,老千坐庄用不了几下就把他们的钱清光了。没钱了,自然就做旁眼了。全场的人都看老千和大鱼对赌,老千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二三十个旁眼的注视下,赢大鱼几十万上百万十分困难,不但困难,而且极易打草惊蛇和穿帮(老千被人看出他在出千),一旦穿帮想再千水鱼就难了。

由于在场上做事风险大,很难完美的赢到大鱼的大钱,所以水平高的开场带局者和老千都不会在场子上宰大鱼。这也是山鸡光很少在场上千大鱼的原因。除非他在某个阶段输得透不过气了,又急需等钱救命,那就另当别论了。

话说回我接到山鸡光的电话后,马上就启程赶往他那里。见面聊了几句后,我明知故问地问山鸡光:“这次叫兄弟来,有什么好事益(意为:关照,有好处和朋友一起分享的意思)我呀?”

山鸡光说:“当然有好事益你啦!我什么时候叫你下来没事给你做的?这次做事赌三公,就杀一条水鱼,赢了钱你、我和小鹏三个人平分,另外还有二十多个给我们打配角的朋友,到时赢了钱给他们每个人二千元工钱就行了。”

我问山鸡光:“这个水鱼做什么的?货(钱)多不多?”

山鸡光回话道:“这个水鱼有三栋厂房和几间很大的店铺出租,另外还有两家中型酒家,你说他有没有货啰。这个水鱼在我开场的时候也经常进我开的赌场赌钱,不过赌得不大,输赢两三万就走了。”

听他说完,我说:“这么大的一条鱼为何不早点设个局把他崩了,抽水能抽他几个钱。”

山鸡光笑着说:“我每年都在场外千他年收入的三分之一,然后等他做一年生意,赚了一年钱,又设局千他,已经连续做了他三年了。”

“你们以往每次千他多少?”

"六十万大洋以上。"山鸡光做了个六的手势得意地说

我听了,拍着他的肩膀,笑着对山鸡光说:“你这个家伙,好吃的水鱼就自己留着吃,平时也没听你说过,难啃的骨头就叫我来啃,你这小子真不够意思。”

山鸡光笑嘻嘻地说:“现在不是叫你来了吗?”

“局设好了没有?”

“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了,就等你下来再完善一下它。”

山鸡光布局一流,他拿出的方案应该很完美了。我让他叫小鹏过来我们再商量一下。

小鹏是山鸡光长期一起同捞同煲(合作做事)的好兄弟。开赌场抓水鱼基本上两个人都在一起。小鹏到来后我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了起来。不久就拿出了一个从没用过的新方案,也是一个水鱼老板插翅难逃的方案。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山鸡光派了两个水鱼老板不认识的马仔到水鱼老板的一间酒家吃饭,这间酒家水鱼老板每天中午十二点左右都会过来看一下。十二点多水鱼老板果然来到了酒家查看生意情况,山鸡光的马仔马上打电话告诉了山鸡光。

在一间酒店的房间里,约二十个人在抽烟聊天,山鸡光的手机一响,他看了一下来电号码说了声“来了”,大家马上各就各位,山鸡光等各人都准备好了,就拨那水鱼老板的电话,这时房间里的人就将赌场里的声音克隆到了房间里,有的大喊“我八点赢了”,有的说“我一万二、一万二”,有庄家模样的声音喊“这份钱是谁的”一个声音回答说“是我的,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