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管理—值得信赖的投注评级专家

8期:

34 47 24 13 31 44 + 08

总分:201

9期在01月22日21时30分星期二开奖

【连载】精彩赌故事系列《赌坛风云 真实的老千世界 》(27)
作者:guanli888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9-01-07 20:19:43

这边我们每人都分配好了本钱,长得像老板又跟水鱼老板关系好的就拿多点钱赌大点,长得普通一点的就拿少点钱赌小点,大家各就各位只等那水鱼上钓。五十分钟左右,水鱼老板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附近,但找不到赌场。山鸡光问清了他的位置后说:“你往前再开三百米左右,见了左边小路往里拐进二百米左右,往右看,离路边六七十米处的一座白色小平房就是了。

大家没等山鸡光讲话,早就行动了起来,就像平时赌钱一样热身了起来。有的买一两万,有的买六七千,一千八百的也有,赢了的就兴高采烈,举手欢呼,输了的就唉声叹气、连连跺脚,那情景比电影还真实十倍。

几分钟后,屋外响起了汽车声,大家的喊叫声就更欢了。山鸡光和一个马仔出去帮那老板把饭菜拿进房里。拿完饭菜,山鸡光递了一支烟给那老板,两人站在我身后聊了起来,只听山鸡光对那老板说:“要你亲自送饭过来不好意思呀!”

水鱼老板跟山鸡光本来就熟,笑着回话说:“没什么,我踩一下油门十分钟就送过来了。”

山鸡光假装生气地说:“气死我了,昨天晚上去夜总会玩,我见坐我台的小姐漂亮打算包她过夜放松一下,谁知离开夜总会几百米车火了,搞到要把车拉到修理厂去。”

水鱼老板笑着说:“那不是抠不成女了?”

山鸡光又叹了一口气,说:“那还有心情抠她,给了她四百元赶她走了,也不知是不是她身子不干净把我的车座坏了。”我听了,差点笑了出来。

水鱼老板问山鸡光:“这个场子开了多久了?大客多不多?”

山鸡光说:“开了快一个月了,有三个大客,但不是每天都来。”两人聊了一支烟的功夫,水鱼老板走到赌桌边看了起来,赌钱的人有半数他都认识,水鱼老板一下问这个认识的人赢了多少钱,一下又问另外的熟人手气怎么样。有的回答说赢了七八万,有的说刚才赢了三四万,又差不多全输回去了,现在只赢了八九千,有的说输了两万左右。

大家回答完了,又全神贯注的赌了起来。

小鹏跟那水鱼老板的关系表面上很好,见水鱼游近鱼饵打转了。等我洗完牌他伸手洗了一下牌,下了三万元,我明白他的意思,故意给他赢了,水鱼老板走到小鹏身边问道:“赢了多少?”

小鹏边收钱边说:“刚才输了近十万,这几把牌手气旺点,基本赢回来了,可能还输三、四千。”

水鱼说:“输几千元湿湿碎啦(意为:小意思,无所谓的意思),看准了,赌手大的什么都回来了。”

小鹏说:“我这几手牌很旺,想加个宝赌它一下,但我又怕它(好路)断了,你说这手牌加宝怕不怕呢?”

水鱼说:“不怕,不怕,现在你手气旺过庄家,输了,只输三万,赢了就是九万,怕什么?”

小鹏说:“也是,三万博他九万,做得过,听你的,博他一手牌看看。”

我收、赔完钱,把牌洗完后放在桌中间,小鹏拿起牌噼噼啪啪的洗了几下后,把牌放回桌中,搓了一下双掌,嘴里叫道“加宝”,说完,把六万元押了下去。我等大家都下完了注,看了一下桌上的钱大喊一声“杀起”,伸手拿起一半牌打色发牌。

水鱼老板看着眼前激烈的场景,心里痒痒的,有些按捺不住,双手和在一起边搓着手掌边对小鹏说:“我给你看一下牌。”

小鹏说:“行、行,承你贵手,开个三公出来搞定庄家。”

这手牌我故意发了个9点给小鹏,我自己拿了个8点。

水鱼老板拿起牌看了一下,高兴地对小鹏说:“9点,杀庄家8点。”

很多杜博的人喜欢这样喊,自己三点会说“三点杀他两点”,自己一点会说“一点赢对方0点。”

我看了一眼小鹏的9点牌,装着有点失望的摇了一下头,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牌,边打开牌边说:“真黑,8点牌都输给他。”

那水鱼老板见小鹏赢了,手舞足蹈高兴得要命,好像是他赢钱一样。

小鹏对他夸奖道:“卢老板你的手气就是不一样,一开就是9点。”

水鱼喜气洋洋用赌神的语气对小鹏说:“金手指开牌,不是三公就是9点,不是开玩笑的。”说着,伸手进裤兜里把钱掏了出来,那神态好像跟我赌,赢定了我一样。

水鱼见小鹏买得大,自己没牌看,便跑到下注最小的下家去赌。

第一手牌:他押了一千元,两个女内鬼看准时机,一个押了一千元一个押了一千五元。水鱼用眼扫了一下两个女内鬼笑着说:“女人都赌得这么大。”我发完牌,水鱼伸手想拿牌看,押一千五元的女鬼说:“我注码大过你,我看牌。”

水鱼嘻皮笑脸地说:“姑娘仔(仔:小的意思,一般对不太熟的人称呼后再加个仔,会带有一点玩笑的口气,反之,对不太熟的人说完自已的称呼后再加个仔,也有一点玩笑的意思),我手气好呀!刚才我看牌就来了9点,我看牌你等着收钱吧!说罢,也不等女鬼回话,伸手把牌拿了起来。”

这手牌我发了个7点牌给他,给自己发了个5点,输给了他,水鱼笑着对那姑娘说:“看到没有,我说我手气好,不是吹牛吧!”第二手牌,水鱼还是下回一千元,两个姑娘也是下回原注。

水鱼又对那姑娘说:“我手气好,还是我看牌吧!”

那姑娘看了他一眼,还是说:“我看。”

水鱼又嘻皮笑脸了起来,说:“还是由我来吧!你什么都不用做等收钱不好吗?”

那姑娘有点不情愿地说:“你看也可以,输了,你赔回一千五百元给我。”

水鱼拍着胸脯说:“你怎么对哥仔我这么没信心呢?”

水鱼对着姑娘大夸海口,哪知道自已正走向深渊,这手牌我给他发了个2点牌,给自己发了个4点牌,赢了他。

那姑娘娇滴滴地对水鱼说:“哼,叫你不要动我的牌你偏要动,你这双臭手下一手牌不要动我的牌。”

水鱼笑了笑说:“姑娘仔,那么凶干什么,当心以后找不着老公呀!。”

那女内鬼回话说:“这个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大把男人追我,我都懒得理他们,你当心以后找不着老婆才对呀!”

水鱼笑着对那姑娘说:“我老婆都有三个,儿子女儿一大堆,哎,等一下我赢了钱,请你去吃饭,赏不赏脸呀!”

另一个女内鬼说:“看你杜博就知道你是没什么钱的人,你想抠我姐妹,你养不养得起她呀!”

水鱼象受了很大委屈一样“哎呀”了一声说:“你这么小看阿叔我!我不是吹的,我用钱埋了你们俩个都行。”

那女鬼“哼”了一声,用轻蔑的语气说:“吹牛。”

第三手牌:水鱼提了一下注下了二千元,然后对那姑娘说:“这手牌我有资格看了吧!”这手牌我发了一个9点牌给他,我自己拿了个3点牌,让他赢了。

水鱼边收钱边对那俩个姑娘说:“看到没有,赢了,我不欠你们的情了。”

买一千五元的那个女鬼不屑地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牌手气比你还要好,要是我看牌我手手牌都赢。”

第四手牌:那姑娘加宝下了三千元,那水鱼不知是计,看了一眼那姑娘说,女人都那么狼胎(意为:杜博凶猛,敢赌大钱的意思)呀!说完,想了一下,也加了宝,下了四千元。我给他发了一个8点,给我自己发了个5点,又让他赢了。我的策略是一开始给他赢一点点,但不能让太多,多了,我怕他提前溜走,那今天我们就白忙活了,又要改天找机会了。

第五手牌:他还是买回四千元,我给自己发了个4点,给他发了个3点,我赢了他。这时他还赢我二千元。但下注已经是四千了。

第六手牌:他还是下回四千元,我发了一个9点牌给他,给自己发了一个0点,通输了。

这时场上的内鬼七嘴八舌的说:“庄家的牌很弱,不是密实就是3点、5点,没超过5点的,”小鹏大喊道:“趁他病,拿他的命!“说罢,下了两万元下去,其他的内鬼也叫嚷着纷纷加起了宝。水鱼中计,也附合着说:“趁他病拿他的命”边说边把八千元押了下去。

“趁他病拿他命”瞬间成了口头禅,场上欢声一片热闹无比,我形单影只装着很无助的样子不吭声。

这手牌我发了一个2点给水鱼,自己拿了一个3点,另外两家牌我都输了,只赢了水鱼这家牌。我边收水鱼这份牌的钱,边喃喃的说:“输了两家大的不见了五六万,赢了一家小的一万多,有鬼用,好邪啊,六七手牌都没拿过5点以上的牌。”

这时场上的形势大好了,水鱼注码己上到了八千元,并且反输了二千元给我。还有小鹏他们一万八千甚至三五万地抬注,场上气氛热烘烘的。

在这样的氛围下水鱼降注的可能性不大,就算他往下降一般也会有三四千,只要吊他输个两三万,他就会越赌越大。